• 您的位置:時尚飾界 > 經銷商資訊 > 成功故事 > 「牛合印」藝術解(圖)

    「牛合印」藝術解(圖)

    http://www.iwvm.tw/來源:食草堂發布時間:2017-06-20關注度:
      文章導讀
      食草堂皮具創始人牛合印的個人成長與藝術追尋,注定與被動拘束與主動自由有關。

        食草堂皮具創始人牛合印的個人成長與藝術追尋,注定與被動拘束與主動自由有關。

       

      ▲牛合印,藝術家、食草堂品牌創始人


      六十年代出生于河北靈壽縣,太行山區的貧困對孩子來說意味著肆無忌憚的自由,學齡剛至“文革”爆發又給了他更多奔放生長的時光。自然的“野”與山區的閉塞彼此沖撞,點燃了內心無拘無束的想象,進而促使他開始以自由自我的“野路子”繪畫方式表達出來。未以后食草堂皮具品牌的發展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懵懂的天份、熱情的青春與制式刻板的安排,使牛合印完成了從興趣到藝術追尋的第一次蛻變。高中畢業后牛合印參軍,自由藝術的天性在絕對服從的軍隊化生活“擠壓”中鍛造成執著的追求。為了從坦克兵、炮兵的身份中脫身出來,牛合印努力報考了“軍藝”(解放軍藝術學院),卻戲謔地被命運指向了“軍醫”(白求恩醫學院)。環境受到約制,靈魂卻自由地無人打擾,在拘束的世界中,牛合印的創作熱情一再受到激勵,最終以獲得北京軍區書畫比賽一等獎被保送軍藝學院,完成了自我的“曲線救國”。

      科班畢業后,牛合印成為石家莊電視臺記者、編導,做了這份“離藝術追求很近”的工作,也意識到所有既定的模式,都只是藝術曾經的軀殼。從此,書法繪畫、木器皮具……牛合印不斷接納、表達、升華。不拘一處,不拘一格。

      牛合印有很多經歷,但沒有一種身份是全部的他。山里長大,他的心里不只有山;當過軍人,他的心里不只有紀律;1997年從電視臺辭職成立手工皮具品牌“食草堂”,他也始終不是個典型的商人。在此,又不止于此,曲曲折折的印記,是內心于生命中的念白。

      此時,我們開始解讀合印的藝術。

      自由和獨立——在當代和現代藝術之間

      合印創作了大量大量的作品。但他不是一個職業藝術家。職業藝術家,或者說以藝術為職業的基本特征,就是要靠畫畫掙錢,以獲得生活資料,養家糊口。就賣畫,就參展,就評獎,就評職稱等等。合印不是這樣。合印的作品,完全服從內心需要,服從于創作的熱望。所以,他的畫及其他形式的作品,自由和獨立則成為最主要的特點。他的作品從來沒有為取悅任何人、單位或體制而作。他很少問別人,甚至問自己,這樣畫好嗎?

      僅僅從非職業創作來描述合印的藝術,還是過于簡單。如果我們近距離地了解他這個人,就會發現崇尚自由,富有理想,具有正義感,并有深厚的同情之心和憐憫之心,由此加上想象力和創造性而折射出的作品,自然應有自由和獨立的屬性。

      思想獨立和精神自由,是多么令人神往的境界。這兩個詞自從由陳寅恪撰寫并鐫刻于王國維墓碑之上以后,便是中國知識分子的共同夢想了。


      在這里,也正好暗含了栗憲庭關于當代藝術的定義。他認為當代藝術的特征之一,就是,不被各種文化觀念和意識形態左右,而是具有心靈的自由和獨立。從這個意義上說,合印的藝術屬于當代藝術。

      當然,從合印作品中所反映的視覺世界和精神情懷來看,他的作品準確地表達著處于后工業時代的我們都擁有的孤獨感。并具有現代藝術中繪畫語言的表現性特征。從這個意義上,合印的藝術又充滿了現代藝術的特征。

      當然,當代藝術繼承了現代藝術的主要成分,并依然是當代藝術的精神和語言的源泉,這也是學界的共識。


      合印的藝術正是游走于這二者之間。

        鋼筆畫——視覺的日記或心靈的日記

      合印說他的鋼筆畫,就像他的日記。每天一張,最少已有20年。20年乘以365天是多少我們可不去計算。但這個堅持已是令人敬佩。當然,如合印說,他這源于熱愛并非處于堅持。

      我自以為自己是勤奮的人,但也沒有做到每天一張速寫和一張手稿。這件事倒讓我想到中國近代史中那位熱愛記日記的老人。當然,他的功過是非雖難以定論,有人說他比起英雄來更像梟雄。但他的日記進入了哥倫比亞大學圖書館,本身無論如何也已經是一筆財富了。并隨著事件的推移會越來越增加它真實的比重,而益顯的極其珍貴。

      如果認證翻閱合印署著日期的鋼筆組成的日記,我們會追尋到一雙眼睛,一雙注視著后工業時代的視覺世界的眼睛。我們會追尋到一顆真實的心靈。如呈現著心電圖式軌跡的心靈。如日記如手稿的鋼筆畫,是想象力的日記,是訓練發現的夜間操。

      ▲牛合印 鋼筆畫作品

      合印的鋼筆畫的形象多源于他的想象,他創造出的形象,是他精神表達的載體。他創造的抽象符號,是他經營的無數或庸常或奇異秩序的單元或元素。


      ▲牛合印 鋼筆畫作品

      于是,這些鋼筆畫組成的日記長河,凝結成了一個孤獨靈魂的歌唱。我們試想,在夜深人靜的時候,沉浸于想象世界中的那個在書寫,繪制的人,那個信馬由韁向心靈深處走去的人,一邊向四周環顧,一邊留下他吟唱。不,它更像狂放不羈的怒吼。

      水墨——抽象的豪邁與悲憫

      ▲牛合印 書法作品 

       

      如果說到合印的水墨,自然就離不開他的書法。對他的書法作品評價,完全是出于我知識領域以外的事,我難于置喙。只是據說合印被軍藝錄取,是因為當時的系主任劉大為喜歡合印的字。而我只是在他水墨的抽象元素里看到他把握線、墨及水之間的良好素養。

      他的水墨大致分為兩類,抽象水墨多以繁取勝。無數筆墨的反復疊加如交響樂中無數打擊樂的組合,有如排山倒海之勢。畫面中往往有幾條有如水泥中鋼筋支撐起作用的線,如綱攜領,具有彈性的力量。同時這些線多在極重的灰與黑中反復變化,而經常出現焦墨和飛白,使之豐富。那么,淡墨就像無數的弦樂,如煙似的洇潤其間了。

      ▲牛合印 水墨作品 組圖 I

      總的來說,他調動了這些元素在構成一個又一個富有想象力的畫面。而總的性格近乎于具有悲劇色彩的,與崇高和永恒相關的精神傾向。

      ▲牛合印 水墨作品 組圖 II

             

      在合印的水墨作品中有一類是有人物形象的,相對具象的作品。所謂相對具象是說圖式中有可辨識的人的形象,以頭像為主。這里的人,并非具象的有身份的某個人,是符號化的人,或是象征的,哲學意義上的人。有趣的是,他的這些人物,在荒誕的悲劇意識中,往往透出富有悲憫意味的溫馨暖意。

      陶藝——手感的延伸

      ▲食草堂藝術園區內的獨白制陶工坊

      哦!陶藝。

      陶藝是合印繪畫作品的延伸。包括他的精神指向和語言體系。

       


      ▲牛合印 陶藝哲思


      ▲牛合印 陶藝作品

      只是材料豐富了。陶藝,尤其是粗陶的質感給了想象力的又一出路。陶藝的某些不可控元素往往助長了他想象力的出人意料的多維度發展的可能。而粗糲的質感也暗含了合印對生活、生命之粗礪質感的對應。

      裝置——前工業時代的挽歌

      對于這樣巨大的,龐大猶如建筑的巨大形態的作品,就像他的鋼筆畫日記,就像治大國如烹小鮮那樣:粗略的發現,粗略的想象,粗略設想——沒有草圖,沒有施工圖。運來巨型的原件,這樣,這樣,那樣,那樣地在園區里生長著,或者說是合印圍繞著一顆不可遏制地生長著的,生機勃勃的大樹,與他們有心靈感應地在生長。他的意念在主導著對方向各個方向發展,往往那個對象一直在配合著他的想象力。它在巨大地長,蓬勃地長,粗礪地長,悲壯地長。長得酣暢淋漓,長得汪洋恣肆,長得縱橫捭闔。

      當然,在此背后必定有它的意義。記得我曾經讀過一篇日文短文,意思是早期工業時代機械都還具有高度人格化的溫情。比如早期的蒸汽火車,它特像一個在跑道上要起跑的人,甚至它喘氣的節律都有人的氣息。他準備,起始,加速,又像一個蒼涼的老人。有這樣的體會,我們這代人早年畫風景寫生的時候,都會避開電線桿之類的東西。認為它會破壞原始的生活美感。而現在畫風景時,電線桿的出現都已是具有人文情懷的元素了。這么說,只是在闡述合印工業雕塑的人文意義。聳立在廣場之上,有如紀念碑式的雕塑,是記錄那個時代,那個時代的人。以及這個時代,這個時代的人對那個時代的懷念。是苦難還是留戀?對于這個華北平原上火車拉來的城市,合印反映了什么樣的情感?這種多歧的想象的結果,正是合印所預期的。


      與之相近的是,萬能青年旅社那些搖滾青年在《殺死那個石家莊人》中所唱到的:“我們生活在經驗里,直到大廈崩塌……一萬匹脫韁的野馬,在你腦海里奔跑。”

      食草堂——亦或是“社會雕塑”?      

      食草堂,這個以手工皮具為主的連鎖企業,二十年來已成為一個商業帝國的模樣了。這是合印生命中的另一件事。商業,對于我是另一件神秘的事情,我完全不懂。但當它發生在合印身上時,它散發出各種與眾不同的精神含量的信息。我往往會把它當做一件作品來看。從某種意義上講,它們似乎符合了“社會雕塑”的特征。

      食草堂皮具發展20年,作為想投資開皮具加盟店的朋友都可以走進食草堂,感受食草堂不一樣的藝術風,不一樣的企業文化“忠于手工,源于自然”。

      我無意將一個企業盲目升華為藝術,也絕不是把經常將所謂的“企業文化”去過度抒情。但它確實具備了與藝術相關的特征。比如,精神化的特征,比如創造性和想象力的特征。比如理想化特征。當25年前,一個軍藝畢業的電視臺青年記者,拿著一個手工制作的皮包給我描繪他的夢想的時候,我覺得他太像一個不著邊際的夢想家了,他太藝術了。    而此時的食草堂皮具品牌的發展,在證明著他,像對待藝術一樣,從動機,構思變成作品,實現了一個完整的過程。

      當代藝術中,或后現代藝術中,已有“社會雕塑“的概念。我理解,如果說裝置藝術是把現成品,比如毛氈,黃油,小便池作為藝術創作的材料(好比油畫的顏料,檸檬黃、玫瑰紅之類的)。那么,社會雕塑應該是以社會中的人與人之間的關系,人與事件的關系作為創作的材料(也好比油畫創作中檸檬黃,玫瑰紅)去實現作者的理念,審美,創造性和想象力。人人都是藝術家,當代藝術、后現代藝術正在打破藝術與生活的界限,打破了藝術家與普通人的概念。而食草堂正符合了這樣的解釋。

      當然,這種觀念無限擴大,藝術已無邊界。比如,像凱撒大帝,像秦始皇那樣,指揮千軍萬馬,席卷大地,改變歷史,那算不算藝術?這已無法回答,但無論如何,他們應是英雄,是具有藝術家色彩的英雄或具有英雄色彩的藝術家。

      無論如何,食草堂從合印最初的設計與夢想,像一部巨著那樣,由它的無數篇章而組成的起承轉合,并由此開始,并已經有像作品一樣的呈現方式,而實現了他的理想。它算不算一件“社會雕塑“?我們可以繼續追問,但在這個創作的過程和結果中,合印比在創作他的其它藝術作品中,更像一個藝術家。食草堂皮具店讓我們感受到牛合印先生的藝術風,感受到食草堂的特性!

      所有的人都不是神。如歷史長河中的英雄或梟雄,如畢加索、齊白石,比如牛合印和我。但我們每一個人,包括你都在某個時候具備了神性。那時候,理想的光輝把我們照亮,我們因此而有福了。

      食草堂的藝術需要用心來體會,用心來感受!

      悲傷的自由主義的頌歌

      Sad of liberalism ode

      悲傷的自由主義的誓言

      Sad of liberalism oath

       

      SOLO -  獨白

        文章關鍵詞食草堂皮具

        網友評論

        大家正在看

        熱點關注

        • 推薦閱讀
        • 品牌
        • 企業
        • 招商
        辽宁十一选五直播